她四岁开始学钢琴,为此给她在古典音乐方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高考以艺术生全省文化课第三名,高出一本线的文化课成绩被厦门大学音乐

 

系录取。在校期间攻读第二学位法学学士学位。大学毕业后主动放弃学校的保研资格,独立申请到艺术专业硕士世界排名前三十,美国艺术学院排

 

名第27名的Mason Gross school of Arts of Rutgers,独立在国内考过所有语言考试,是该校历史上作曲专业第一个中国人也是该校历史上第一个

 

拿到作曲和理论MA学位的中国人。当年同时收到的offer还有美国加州大学的和美国Wanda L. Bass音乐学院的半奖offer。在美国师从格莱美2012

 

年最佳当代古典作曲大奖和最佳唱片录音大奖获得者,世界顶级著名作曲家Robert Livingston Aldridge和1991年普利策音乐创作大奖获得者

 

Charles Fussell以及Gerald Chenoweth学习作曲及作曲技术理论,入学短短一年时间便成为学校风云人物,全校教授均对刘充满赞许和钦佩。作

 

曲MA学位不仅要求在专业上的造诣同时也对理论和英语有着严苛的要求,Rutgers大学的音乐理论系主任Nancy Rao这样评价她:“有着深厚的音

 

乐背景和精深的音乐分析能力和技巧,对音乐的理解有自己独到的眼光。”

 

       作为一名作曲人,刘个人作品多次被筛选出来公开演出。作品多次得到曾指挥过中国国家交响乐团的,美国最具领导和实力的年轻指挥之一的

 

Kynan Johns的高度评价。曾在纽约爱乐,大都会歌剧院担任打击乐手的梅森格里斯艺术学院打击乐系主任Joseph Tompkins在打击乐音乐会上这

 

样评价刘的音乐:“她无疑是令人震惊的,将近十五分钟的大型打击乐队作品中,她展现了宇宙和自然的力量,以及这种力量与人和命运之间的联

 

系,所有的音响都非常的奇特和不可思议,非常非常新颖和特别,而这仅仅是她第一次接触打击乐器和为打击乐而作。”她的导师格莱美作曲家

 

Robert Aldridge这样评价她的音乐:“她有着深厚的中国传统和古典文化的底蕴,并且将其中精髓和动人美丽的音乐元素写在自己的作品中但是

 

同时又混合着西方作曲技法中尖锐奇特或疯狂的音色。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她可以将这两者融合。”她的同窗,年轻一代新生作曲家Edgar Girtain

 

这样评价她的音乐:“如此有张力又不失美感,她的音乐总是出乎所有人意料,她的音乐只能是她写出来的,刘安琪的音乐。我希望她的作品被更

 

多的演出因为它们真的都太棒值得被这个世界聆听。”

          

       不同于大多数专业音乐学院出生的留美作曲家,在赴美前刘安琪在作曲上并未接受过系统化的正统作曲教育,她也因此彷徨过无数次。然而,

 

在她的作品一次次被挑选出来在公众面前演出并逐渐单纯因为她的音乐而获得一定声誉,她对于艺术和创作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艺术创作归根到

 

底是天性使然的结果,精湛的技艺和基本功只是服务于它的工具,技法最终可以通过时间和积累获得,而音乐中的灵性却是最弥足珍贵的。在对自

 

我和自己音乐创作求索的过程中,在一次次与自己作品和与自己、先贤们的对话过程中中,刘安琪逐渐找到了自己的音乐语言和自己作为作曲家,

 

创作者和艺术家的声音。

     

        她的室内乐作品入围2015年拉威尔国际作曲大赛的半决赛,被组委会冠名“全世界最佳的室内乐之一”。她的管弦乐获2015年国际女音乐家协

 

会主办的女作曲家国际作曲大赛的一等奖。